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六十五章:強買強賣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怎么辦?”

    伊南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轉頭瞥了季梧桐一眼,三人之前離開姚宅后,看時間反正也差不多了,索性聚在一起吃了頓午飯,只不過胃口都比較一般,半個小時過去了一共也沒吃多少東西。

    季梧桐靠在椅子上,拍了拍肚子:“嗯,沒事兒,這頓我請。”

    “誰問你這個了!”

    伊南強忍著不把杯子砸到那家伙腦袋上的沖動,咬牙道:“你難道還真準備跟人家老爹撕破臉?!”

    葉夕也早就放下了筷子,正撫摸著出來放風的白牙,在一旁淡淡的說道:“翻臉又怎么樣?如果倩晗不愿意的話,就算是當父親的也沒有權利隨便為她去做選擇吧,實在不行的話……”

    她眼中閃過了一絲厲色:“就逼著他聽倩晗的!”

    很顯然,季梧桐口中冷面殺人狂版的葉大小姐可沒有那么多顧慮,語氣中充滿了火藥味,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別胡說八道。”

    季梧桐拍了拍葉夕的腦袋,結果被一巴掌扇了回來,齜牙咧嘴地捧著自己的胳膊道:“咱們雖然不算普通人,但是也不能太肆意妄為了……隨隨便便就對尋常人出手像什么話!”

    伊南稍微松了口氣,聽起來季梧桐這次多少還算懂點事,雖然他心里也多有不爽,但是如果按葉夕剛剛說的那樣可絕對不算是個好辦法,畢竟把他們這些人的手段用在普通人身上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些。

    結果還沒等他欣慰完,就聽季梧桐壓低聲音陰搓搓的補充了一句:“所以真要出手的話得隱蔽點,要是能偷偷把他爹關于邊緣人的記憶抹掉就再好不過了……”

    葉夕有些僵硬的看著他,低聲道:“不可能的,沒有那么高級可以直接修改記憶的辦法,人腦可是最精密的地方……不過我知道一些心理暗示的術式……”

    “要不咱們試試催眠術‘物理’?”

    “唔,倒也不是說不行……”

    伊南實在聽不下去了,站起身來轉頭就走。

    “嘿,干嘛去?”季梧桐在他身后叫道。

    “回家!”伊南頭也不回的說道:“你們兩個有時間胡說八道,還不如好好想想辦法!”

    季梧桐聳了聳肩,回頭沖葉夕笑了笑:“好吧,那就稍微想想辦法吧……”

    他剛才自然是說笑的,他人生到現在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是普通人,所以自然不可能會真的打算用那些欺負人的方式使姚禮就范,那樣的話就連他自己這一關都過不去,季梧桐從來都不排斥利用這些特殊的天賦讓自己日子過得好一些,但是他也從來都不愿仗著自己這幾分能耐去欺負普通人。

    當然,普通人大多是指陌生人或一般的熟人朋友,對季梧桐來說,關系特別親近要好的人和得罪了自己的敵人、仇人、壞人,那都不算人!

    “我還以為你是認真的呢。”

    葉夕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悄聲道:“我可以幫你哦。”

    季梧桐翻了個白眼:“少來,我要是真想那么干你肯定會第一時間揍我一頓。”

    “你倒是挺了解我的。”

    葉夕瞇起了眼睛,嬌小可愛的外形與她此時戲謔中帶有一縷不羈的表情交織成別樣的魅力:“有辦法了?”

    說實話,此時此刻駕馭著第一象征力的葉夕完全沒有什么心理障礙,如果有必要的話,就算真的讓她去欺負欺負普通人也無所謂,還記得最開始遇到季梧桐的時候他就是普通人,但是葉大小姐當時可是二話沒說就讓自己的式神黑桃給丫來了下脆的。

    只不過……

    依照自己的性格來看,如果真的欺負了姚倩晗的老爹,解除象征力后一定會開始各種想不開、各種后悔自責的,所以還是算了。

    “沒有辦法……”季梧桐聳了聳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們做得再多也沒用,還是要看班長大人自己怎么想,現在考慮的再多也沒用,看明天吧。”

    葉夕輕輕點了點頭,起身道:“你說得對,現在考慮的再多也沒用,走吧,我有點想那鬼丫頭了,跟你一起回去看看她。”

    季梧桐隨手把鑰匙丟給葉夕,搖頭道:“我還有點事,就先不回去了,你去陪那丫頭玩吧,你倆別把我家拆了就行。”

    ……

    無緣閣

    趙閻無精打采地坐在柜臺前,旁邊堆了不少酒瓶子,屋子里滿是煙味,搞得本來空間就不算寬敞的小店烏煙瘴氣,乙醇和焦油的味道交織在一起,又是嗆人又是刺鼻。

    他倒是不在乎這樣是否會讓生意變差,因為本來這里平常都基本沒有什么客人,除了偶爾有一些熟識的客戶來采購或者交換一些東西,就只剩下少數知道他邊緣人身份的弟子好友會隔三差五地來看望一下,也算是清閑自在。

    只不過老趙的心情現在不是很好,上午的時候張鵬那小子跑來了一趟,孝敬了點柴米油鹽啥的,然后就聊起了過去的事。

    諦聽……

    趙閻還記得那個風風火火的小姑娘,雖然當時自己是役魔三使之一,同時兼任紫金市的總負責人,而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常駐邊緣人,之間并沒有太多的接觸,但是趙閻依然記得她,每一個在紫金市戰死的邊緣人,他都記得。

    張鵬有意無意間聊到的這個女孩,勾起了他許多的回憶,已經數不清了,在這片土地上已經犧牲了多少人,雖然自己記得每一個犧牲者的名字,但是前前后后一共有多少人,卻是數不清了,太多了……

    他抓起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面色微紅地趴了下去,想的多了,就會很難受,難受的話就喝酒,喝多了,也就忘了,等再想起來的時候,再喝就好了。

    就在期盼已久的睡意終于姍姍來遲之時,一陣猛烈地敲門聲響起,嚇了他一跳。

    “他娘的!誰啊!”

    趙閻雙目圓瞪,一瘸一拐的走到門口,猛地拉開了店門,他已經決定了,如果張鵬又來這兒煩自己,就狠狠抽丫一頓,雖然老子的象征力已經廢了,但是老師打你的話你還敢還手不成!?

    結果卻是看見了一張年輕而熟悉的臉。

    濃烈的煙霧混著酒精味撲面而來,季梧桐捏著鼻子抱怨道:“趙伯你這是干嘛呢!大白天就這么嗨,嫌自己命太長了?”

    “呸!”趙閻啐了口吐沫:“你才閑自己命太長了!老子自己的店老子樂意,進不進來?”

    季梧桐點了點頭,捏著鼻子跟趙閻走進了店里,他這次來主要是因為上次趙閻賣給他的那根狗牙,既然交易所的雙胞胎萊斯兄弟斷定這是一件絕佳的驅邪物品,那么就應該錯不了,這東西肯定賊值錢。

    什么便宜可以占什么便宜不要占,季梧桐還是很有原則的。

    他這次來就是想把狗牙還給趙閻,順便幫萊斯兄弟問問這東西能不能賣給他倆,畢竟那對雙胞胎給季梧桐的印象很好,所以這件事他還是挺上心的。

    “怎么,之前的事兒解決了?”趙閻鎖好門,轉身坐了回去,又點了支煙:“看你小子臉色不怎么樣,該不會是沒搞定吧?事先說明啊,賣你的東西可都貨真價實,我這兒可不接受退貨。”

    說著他還從煙盒中抖出一支來,丟給季梧桐一根。

    “沒有,已經圓滿解決了,這次是特意來感謝您的。”季梧桐笑了笑,伸出手夾住了半空中的香煙,輕輕放到了桌子上,微微搖頭:“戒了。”

    趙閻驚訝的看了這小子一眼:“戒煙?你?誰家姑娘?”

    季梧桐一愣,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老小子的反應速度有點迅猛啊!

    “怎么?不是都說男的如果能戒煙,肯定是因為有一個要么真心愛上,要么真心打不過的女人嗎?”趙閻咧了咧嘴,沖季梧桐使勁兒探著脖子:“真的假的?”

    季梧桐趕緊搖頭,掏出了裝著狗牙的紙袋子放到桌上:“您別胡說八道了,那啥,這狗牙……”

    “不退貨!”

    趙閻看到自己賣出去的東西再次出現,第一反應就是這三個字。

    說真的,要不是萊斯兄弟兩人當時拍胸脯保證這玩意兒絕對是個好東西,換做是誰看到趙閻現在這個德行,估計都會立刻想到‘老子莫非被這貨給騙了’!?

    “我不是找您退貨的。”季梧桐苦笑道:“當時沒用上這狗牙事件就解決了,后來我認識的兩個朋友特別想要,他們告訴我這東西很寶貴,我覺得自己這便宜占得好像有點大,就給您拿回來了,順便問問你有意出售沒,我可以幫他們做一下中間人。”

    趙閻看都沒看桌子上的那根曾經屬于一只大犬妖,哪怕是交給一個普通人持有都能傷害到低級邪物的狗牙,擺了擺手:“我已經把東西賣給你了,怎么處置是你自己的問題,我說了不退貨就是不退貨,聽明白了沒?”

    “呃……那您是,真把這東西送我了?”

    季梧桐發現趙閻并非不了解這狗牙的價值,只得再次確認道:“確定不需要我跟您補點差價什么的?”

    趙閻撇了季梧桐一眼:“有錢了啊?小子。”

    季梧桐撓了撓頭發:“最近稍微有了點,經濟總算不那么緊張了,咱都知道您這牙是好東西,要不我補您點兒?我拿的也心安理得啊!”

    “放屁!”趙閻一拍桌子:“什么叫老子這牙!你小子會不會說話?!有錢了是吧,行,你過來。”

    他跛著腿一拽季梧桐,把他扯到了無緣閣的里間,指了指里面的一個柜子:“看見那個沒?”

    “呃,您這是要干啥?”季梧桐問道,卻是暗自心驚,別看趙閻腿腳不靈活,力氣是真的不小,剛才自己下意識的抵抗了一下竟然毫無效果。

    要知道他現在的力氣就算是下意識時也比尋常的年輕人要大了不少啊!

    “最下面左側的抽屜,打開,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趙閻遞給他一把古色古香的鑰匙,悠然道:“我身子骨不好,彎腰費勁。”

    季梧桐無奈,只得蹲在地上跟那滿是灰塵銹跡斑斑的柜子較了半天的勁,最后終于把左下角的抽屜成功拽開,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灰撲撲的布包,遞給了趙閻。

    趙閻走回柜臺前,把這布包解開,里面的東西不多,有一疊藍色的符卡,上面畫滿了亂七八糟的幾何圖形;還有三張黃紙,上面使用朱砂寫的符咒,季梧桐一個字都看不懂。

    底下還有一個破破爛爛的皮質護腕,看起來有些年頭了;旁邊是一條古樸的銀墜子。

    趙閻將那個銀墜子取出,然后把那臟兮兮的小布包往季梧桐身前一推,伸出手來:“兩萬塊。”

    “啥!?”季梧桐瞪大了眼睛,叫道:“趙伯您不會是打算把這些破玩意兒賣給我吧?”

    “你不是想補差價嗎?我不用你補,但是麻煩你把這些破爛買走吧。”趙閻點了點頭,又重復了一次:“兩萬。”

    季梧桐這會兒都想罵街了:“你剛才說了破爛吧!你是說了破爛吧!我也能看出來這些東西是破爛啊!我憑啥買啊!哪怕是我愿意買,也沒這么多錢啊!”

    趙閻抱著膀子笑道:“不買的話你就別想走!我剛才可是把門鎖了!”

    “救命啊!這兒是黑店啊!強買強賣啦!有沒有人管管啊!”季梧桐直接就扯開嗓子開始吆喝起來了。

    “別喊了。”

    趙閻把手中的墜子揣了起來,又灌了口酒:“你也知道這兒八百年都碰不上個路人的,拿錢吧。”

    季梧桐一臉苦相:“趙伯啊!您老人家行行好就放了我吧,我真沒那么多錢啊!”

    “信用額度也行,500點。”

    “信用額度我倒是有,不過500點也太……等等!趙伯你說啥?!”

    季梧桐抱怨道一半,忽然反映了過來,驚疑不定的看著面前一臉淡然的趙閻。

    后者點了點頭,從桌子底下掏出一個臟兮兮的面板,仔細一看卻是跟交易所中貨幣交易樓的晶板是相同材質的。

    “難道……難道您也是?”

    季梧桐飛快的思考著,這個尋常人基本找不到的地方,店里面基本是個人都不會感興趣的奇怪玩意兒,對自己身上的情況和之前的‘兼職’見怪不怪……

    不過他還沒說完,就被趙閻干脆利落的打斷道:“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個開店的,你現在要么在這兒跟我大眼瞪小眼,要么付錢拿東西走人,選吧。”

    季梧桐還能怎么著,只得乖乖掏出自己的信用額度晶卡,一臉肉痛的遞了過去……

    第六十五章: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此世邊緣》,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