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08、番外4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是我將來的媳婦兒!”就這么一句話。

    所有人都驚呆了!

    甚至包括, 唐妙本人。

    她傻乎乎的看著姜城,好半天,別扭了一下,問:“你是吃錯藥了嗎?”

    姜城有點尷尬,不過很快的,他就反應過來, 這種事兒如果不解釋清楚, 唐妙是會不高興的。可是讓他否認剛才說的話, 也很難啊!姜城抿著嘴, 難得的不知道怎么應對。

    好在, 兒子不行還有娘。

    這個時候,姜還是老的辣。章荷花立刻:“妙妙來了啊!快進來!”

    她帶著笑,說:“吃過飯沒。”

    唐妙點了點頭, 帶著幾分疏離, 話不多。

    她跟章荷花只見了兩次, 一次是跟著爺爺下山炒茶, 另外一次就是章彩虹出嫁。她跟著爺爺來觀禮了。所以, 她雖然認識章荷花, 但是說不上熟悉。

    章荷花:“進來坐。”

    她將唐妙引進了門,說:“你等著, 我給你泡點茶。你嘗嘗你大叔炒的茶怎么樣?你給指點一下,看看跟你爺爺炒的有什么不同。”章荷花把話題岔開了。

    姜城也就順勢裝作若無其事的進了院子。

    向陽屯入冬晚,秋天到了還能熱個不少天呢,老姜家都習慣坐在院子里干點小活兒。像是姜老憨現在就在編籮筐。他不知道跟人家小姑娘說啥, 也就悶頭不言語。

    眼看他兒子不要臉的坐了過去,想到自己年輕的時候,聽到別人討論娶媳婦兒的事兒也是焦急的。心里多少有點懂。他悄悄的看了老三和唐家小姑娘一眼。唐妙察覺到視線,刷的一下子看過來。

    姜老憨:“!!!”

    他這人膽子小,唐妙從小就在山里跑打獵,身上有股子村里人沒有的英氣。就是一看就……不好惹。縱然眼前就是個小姑娘,姜老憨也默默的拎著東西,回去繼續編籮筐了。

    人生最大的價值,就是編籮筐。

    “我還要換糧食的。”唐妙開了口。

    姜城立刻:“哦對,這事兒你別擔心,我跟你一起。”

    他起身,說:“媽,你幫我照顧點妙妙,我去換個糧食……”

    唐妙:“我也去。”

    她認真:“我得學會。”

    不管是什么時候,多會一點東西總是沒有錯的。

    姜城:“那行。走,我帶你去。”

    章荷花出門的時候,就看到兒子領著英姿颯爽的小姑娘出門了,她看著唐妙,點頭笑:“很有我當年的風采啊!”

    “噗!”正在喝水的姜林噗嗤一聲噴了出來。

    章荷花一雙利眼一下子就掃過來了,怒道:“你什么意思!!!”

    姜林:“沒沒沒!”

    他趕緊放下水碗,一溜煙也跑了出去:“我去挖菜!”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小兔崽子!!!”

    姜林跑的飛快,他覺得自己頂頂的委屈呢!他老娘和唐姐姐,本來就差的很多很多啊!不知道,他老娘怎么的就這么有自信。嚶嚶!

    他轉了一圈,沒找到先一步出門的三哥和唐姐姐,索性真的找個地方挖菜去了。

    而此時,姜城已經用唐妙帶下山的肉給她換好了糧食,他說:“平日里,你能在村里換就盡量在村里換。不要去鎮上賣了。這兩個月,我瞅著鎮上更嚴格了一些,倒買倒賣的事兒基本都沒有了。聽說抓的且嚴格呢!要是真的為了這個被抓出了事兒,不值得。”

    唐妙輕輕點頭:“我知道的。”

    姜城:“我們大隊,還有周遭幾個,我都給你盯著,以后誰家要是打算辦喜事兒。都可以用野味兒換糧食的。現在城里的肉且不便宜呢!但凡是能換,他們肯定是更樂意換,而不是花錢去買的。咱們是互相幫助的交換,又不是買賣,也安全一些。也不知道這陣風兒什么時候能過去。不過既然管得嚴,咱們也就悠著點。”

    姜城也是農家人,曉得這一點的。

    唐妙認真的聽姜城說著這些,點頭:“我知道了。”

    姜城:“村里一戶人家還讓養兩只雞呢!我看你們家沒有,其實,你們可以養兩只的。而且……”他壓低了聲音:“你們家的位置太偏了,一般人上不去那么高。就算是過去了,你們石頭墻高,不開門別人也看不見什么。就算有個什么也可以藏起來的。像是七大隊就是這樣,每一家都多養幾只雞。”

    唐妙停下腳步,說:“你讓我們家養雞?”

    姜城點頭。

    唐妙:“可是……山里很多肉啊,我去打獵就好了,我根本不用自己養雞吃。”

    姜城:“…………”

    他看著唐妙,失笑出來。

    他說:“但是養了雞,你們家就不用買雞蛋了!現在鎮里不讓賣東西了,你們家的獵物不能賣了換錢,再靠買雞蛋吃,就很浪費了。而且,你們買雞蛋又涉及到了錢,這就跟我說的賣獵物是一個道理,不安全的。養雞不一定是要等他們長大吃肉的,也可以是他們的蛋。”

    唐妙:“……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可是,他們不缺錢呀!

    不過,這個話唐妙是不會說的。

    她垂垂首,說:“我知道了。”

    果然,唐妙回家的時候就跟爺爺說起了這件事兒,她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說:“我們應該養雞了。”

    唐老爺子笑:“那就養吧!不過你原來不是說不養嗎?”

    唐妙別扭了一下,說:“我覺得阿城哥說的有點道理。我們總是買雞蛋,總是不安全的。而且,現在大家越來越不愛動用錢私下買賣了。”

    唐老爺子微笑點頭:“你能想到這層很好。妙妙啊,咱們家經歷的事情多,爺爺原來是想著保護你,所以我們來到了山間。可是在山里住的久了,你就有點單純了。爺爺希望你能快樂單純,可是又怕你太過單純快樂。這世道容不得太過天真無邪的人。但是現在局勢越來越不好。眼瞅著好像什么都不對,牛鬼蛇神也都出來了,咱們更加該小心謹慎。不管我們有沒有錢,有多少錢,都不好露出來。跟任何人都一樣。不是爺爺這個人小心眼,而是這世間的事兒啊,都說不好的。你也不知道,別人會不會出賣你!”

    他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最是了解一些人性的殘酷!

    “爺爺,我都知道的。家里的情況,我誰也不會說的。”唐妙只是單純,不是蠢。當然曉得一切的。

    她認真:“您放心!”

    唐爺爺說:“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多余的我不用多說。不過你可知道我為什么愿意讓姜城上山,也愿意讓你下山接觸人?”

    唐妙想了想,說:“為了讓我和別人一樣。”

    唐老爺子微微頷首,語重心長的說:“對。讓你和別人一樣。你接觸山下的人多了。知道的就多了,更是了然什么該是規避著不讓人找到麻煩。有時候躲不是一味之計。跟大家接觸的多了,知道的多了,你才不能犯錯誤。不會因為一些自己沒想到的地方出事兒!”

    唐老爺子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我們家原來是躲避著仇人,我是不想你這唯一的小孫女也出事兒。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我覺得對岸那邊是過不來找我報仇了。不過,你看現在的這運動浩浩蕩蕩的。我的背景,如果真的被人挖出來很麻煩的。我自問問心無愧。領導也知道我是為了什么才在那邊。可是現在從上到下都不容易。誰也不能說就萬無一失。所以,從今日起我們更加謹慎一點。”

    唐妙點頭:“好的,我明白的。”

    雖然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但是唐妙知道,只要聽爺爺的話就不會錯。

    祖孫二人談了心,唐妙更是清明了不少,隔了一天姜城上山,唐妙就說:“阿城哥,我們家想要養雞了,你能幫我問一問嗎?”

    她眨巴大眼睛,明亮的很。

    姜城:“行,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你要養幾只?”

    唐妙:“四只,可以嗎?”

    這個數量雖然超了,但是有不是有很大問題的,姜城:“行,等我給你抱四只小雞過來。”

    唐妙輕聲笑了起來,抿著嘴說:“好。”

    乍一看到她的笑容,他竟是愣了一下,隨后紅著臉又看她一眼,更加認真的練習起來。姜城的天分雖然不錯,但是總歸跟唐妙這樣天生力氣大的女孩子不一樣。可是縱然如此,因為這段時間鍛煉加上吃的也好了。他整個人竄了一大截。別說是他,連老姜家其他的兒子也是如此。

    因為唐老爺子是不拘著姜城的,所以一些強身健體的鍛煉,姜城也拉了兄弟幾個一起做。所以效果很顯著。

    章荷花知道唐妙要養雞,托人給她抱了四只小雞,因為養雞這種事兒,總歸是女人更懂,章荷花還專門找了一天跟姜城一起上了山。唐家一老一小這邊難得有客人,一看章荷花到了,自然是招呼她留下。

    章荷花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給唐妙講了如何養雞,唐妙聽得可認真了,恨不能找個小本本記上。章荷花看著她認真的小模樣兒,尋思怪不得自己兒子一見鐘情。唐妙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自己,真是好看。

    她因為整天在山里竄,并不很白,可是就算是不白,秀氣的五官和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也真是很出色了。

    “大妹子中午在這邊吃飯吧!妙妙,你帶阿城去山里打兩只兔子回來。今天就別打野雞了,都是同類別嚇到家里的小雞仔兒。”唐老爺子吩咐。

    唐妙立刻:“好的!”

    她背起弓箭,率先的往外走。

    姜城:“妙妙,等我!”

    兩個人很快的一起出了門,姜城樂呵呵:“妙妙,我娘很喜歡你。”

    “那又怎樣?”

    唐妙詫異的看著姜城。

    姜城突然就鼓足了勇氣,他認真說:“我高興,我娘喜歡你,我就高興。”

    唐妙:“……”

    姜城:“走!妙妙,我會好好努力的!我會做到最好的!”

    唐妙:“???”

    突然間,森林里似乎出現了一聲虎嘯,聲音不大,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不過縱然如此,卻也完全不能讓人掉以輕心。姜城和唐妙互相對視一眼。

    唐妙:“我可是打不過老虎。”

    姜城點頭:“我們小心點。你能分辨出大概的方位嗎?”

    唐妙想了想,指了一個方向,“我覺得聽聲音應該是這邊的。”

    姜城毫不猶豫的拉住了唐妙,說:“那么我們去反方向,不要冒險!”

    他握著她的小手兒,疾步快速的向反方向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唐妙回頭看向了虎嘯的方向,又看向了姜城握著她的手,她抿著嘴,終究沒有掙脫開……

    唐妙說不出這是什么樣的心情,雖然,姜城什么也沒有做。但是唐妙卻感受到了姜城的真心,他無數次是想要幫她的。即便是,他的能力真的不如她。可是,他愿意拼盡全力幫她的。

    “快走!!!好漢不吃眼前虧。”

    唐妙嗯了一聲,說:“對,好漢不吃眼前虧。”

    這一次,雖然沒有什么危險,但是就像是一個開關,好像一下子打開了唐妙和姜城一起打獵的序幕。

    而后,基本每次上山打獵,兩個人都是一起。而兩個人的感情,也在這樣的日子里與日俱增。時間好像是最不禁過的。轉眼間,就過去了三個年頭還多。唐妙和姜城,也認識四年了。

    這三年多,日子過得很快!

    老姜家的姜老二也娶了妻,而姜城,也十八歲了。

    十八歲的青年,高大挺拔,十分的能干。不過,倒是沒有什么人給姜城說親。農村的婆子,最喜歡的就是攛掇這種事兒了,但是關于姜城,倒是一個例外。

    如果說開始的時候大家還不太懂,那么這些年隨著唐老爺子和唐妙漸漸的融入了村子里,他們也就慢慢看出來了。不管是老姜家還是姜城本人,相中的都是唐妙。

    襄王有意神女也有心,兩家更是沒有什么不愿意的。他們這個時候橫叉一杠子又有什么用呢!說出去,還不好聽。所以,大家都不會上桿子。

    但是,總也有不同的。

    像是陶老太,她就是孜孜不倦的詆毀老姜家和姜城。

    任誰都知道,她是很希望姜城和陶小丫好的。但是陶老太這個人是這樣的,她想要達成這個效果,還想要人家矮他一分。她完全就是那種得了便宜還要賣乖的典范。

    明明是陶小丫想要嫁給姜城,她偏是拿出一副,你們老姜家才是占了大便宜的樣子。既然占了大便宜,就得多給彩禮。

    陶老太,就是這么一個貨色。

    不過章荷花也不是什么好相與的,但凡是陶老太找茬兒或者多嘴,章荷花可是毫不留情的。前些日子,陶老太因為偷雞蛋被抓到,更是丟了大人,以至于,這段日子看到章荷花都躲得遠遠的。

    不過大概是因為這事兒憋得太久了,狗改不了吃x,她趁著章荷花不在,還是要詆毀人家的!詆毀姜城沒有眼光,詆毀唐妙是狐貍精。可是說著說著,周遭幾個人的臉色倒是變了變。

    她一回頭,就看到唐妙背著一身弓箭,站在地頭兒看她,神態冷冷的。

    陶老太心里一驚,不過很快的,她就張揚起來:“看什么看!小蹄子以為自己是個什么好東西?別以為我就是在背地里罵你,當面我也不客氣的。誰不知道我們家小丫跟姜城才是青梅竹馬,你倒是沖出來了,不是狐貍精是什么……啊!!!”

    唐妙突然就抬腳踢起一塊土,嗖的一下子穿過人群,直接砸在了陶老太的嘴上!

    陶老太:“!!!”

    唐妙:“以后再讓我聽見你放屁,我就不客氣。”

    “你以為你……啊!”

    一坨土塊子順著風又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臉上。陶老太一個踉蹌,一下子坐在了田間。

    唐妙:“我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小雞一樣,你最好記得我的話。別給臉不要臉!”

    唐妙雖然在村里走動不少,但是一貫都是少言寡語的,不怎么說話,也不怎么發火。正是因此,陶老太才敢這么詆毀她。但是卻沒想到,唐妙還是個厲害的。

    她根本就不是任人捏圓捏扁的小可憐。

    唐妙轉身就走。

    姜城聽到消息的時候,唐妙已經回山上了,他毫不猶豫,直接就追了上去。一進門,就看唐妙鼓著臉蛋兒,似乎有點生氣的樣子。唐妙今年十七歲,已經出落成大姑娘了。也比幾年前張開了不少。

    “你來干什么?”

    唐妙有點不高興。

    姜城一愣,突然就笑了出來,他湊上前,說:“我聽說了,我想,你一定誤會了!”

    姜城才不讓人破壞他跟唐妙的關系呢!他伸手握住了唐妙的手,唐妙想要抽出來,不過姜城卻握的緊緊的。她瞪大了眼睛,說:“你干嘛?”

    姜城:“我跟陶小丫算什么青梅竹馬啊?我跟你才是青梅竹馬!我從小就不跟她一個小毛丫頭玩兒。年紀大了更是定時來這邊,都不跟她說話的!哪里會跟她青梅竹馬?陶老太就是缺德又嘴賤,他前幾天還偷我們家雞蛋呢。被教訓了還懷恨在心,所以這不是可著心想要挑撥我們的關系了嗎?我們不能被她得逞,對不對?”

    唐妙:“呵!”

    “妙妙相信我吧!我可以發誓的!”姜城真誠:“我保證,自己只喜歡你一個人。”

    唐妙突然就臉紅了:“你說什么啊!”

    雖然兩個人都有些情誼,但是卻從不曾直白的說開過。

    姜城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蛋兒,說:“妙妙,我喜歡你,你、你愿意嫁給我嗎?”

    姜城原本以為很難說出口,可是,原來好像根本不是的!

    他抓住了唐妙的手,手心已經滿是汗珠兒了,不過還是一雙眼黑漆漆的看著唐妙,滿是渴望。

    “以后,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唐妙看著姜城,想到初次相見的時候,他還是一個干瘦的少年,可是曾幾何時,他就成長成了現在這樣,是一個真正的勇敢的男人了!她抿著嘴,低聲說:“我的婚事,要我爺爺做主的!”

    姜城楞了一下,很快的反應過來:“我這就去問爺爺,我立刻去問爺爺。”

    他踉蹌著站起來,匆匆就奔到了屋子里,唐妙看著他急切的身影,慢慢的揚起了嘴角。

    唐妙也不知道,別人家的喜歡是什么樣子的,但是她知道,自己是喜歡姜城的、很喜歡!她不知道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姜城的,是第一次遇見,他說要保護她的時候。還是無數次的一起打獵,配合默契中。又或者是,日積月累的感情積累中……

    總之,就是很喜歡了。

    想到這里,她果斷的站了起來,她掀開門簾,脆生生的:“爺爺,我要跟姜城結婚!”

    姜城瞬間回頭,迸發了濃烈的驚喜。

    他已經顧不得唐老爺子還在,一下子沖向前擁抱住了唐妙!

    剛才,唐老爺子說:“姜城,我不能因為你喜歡她,就答應你們的婚事。我也要,她喜歡你。這樣不管是你還是她,都會更幸福一些。那么現在,我給你三分鐘。三分鐘內,你不可以出去,不可以說任何話。如果唐妙主動過來說要嫁給你,我就答應了你們的婚事。如果沒有,那么,你們就再等等吧。”

    姜城忐忑極了,他不能跟唐妙說自己在等她,他更是知道唐妙不可能聽到這個話。所以,他只能渾身僵硬的站在地上,靜靜的感覺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想要為自己爭取,想要跟唐妙通個氣兒,都是不可能的。

    可是沒想到,就在最后的十秒鐘內,唐妙突然就出現了。

    像是一個小仙女一樣出現了。

    “妙妙。妙妙,我們要結婚了,我們要結婚了啊!”

    “行了,回去跟你爹娘說吧!走禮什么的都準備起來。明年開春兒,給你們辦喜事兒。”唐老爺子此時已經開始翻黃歷頭了:“今年剩下的日子,都不怎么適合你們!不算是頂好的,不過明年開春倒是有好日子。就定明年開春!”

    姜城和唐妙齊刷刷的點頭:“好!”

    兩個人都看向了彼此,相視而笑。

    ******

    2000年,千禧年。

    正是姜城和唐妙的三十年結婚紀念日。

    姜朗和姜若棠兩個家伙從一過完年兒就開始準備,足足準備了兩個多月。姜城和唐妙的結婚紀念日在三月中,兩個人就一直籌備到結婚紀念日舉辦的前夕。

    雖然知道事情沒有完全的十全十美,但是兄妹兩個還是想要給父母最好的結婚紀念禮物。

    姜城和唐妙期間也想要摻和,但是卻被一雙兒女給打斷了,他們都不愿意呢。所以兩個當爹媽的也就由著孩子們了!也好在,他們之前也給姜老憨和章荷花舉辦過金婚紀念,還算是有經驗的。

    姜城和唐妙說不好自己是什么樣的心情,他們這場結婚紀念也沒有大張旗鼓,現場都是親戚朋友。人不算多。不過就算是人不多,兩家的親戚也有百多人了。

    每一個環節都帶著濃濃的時代的氣息,跟三十年前,已經截然不同。

    可是雖然明明不一樣,姜城和唐妙卻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三十年前那場婚禮。那個時候,條件艱苦,可是就算那樣,他們的婚事,在當時也算是體體面面了。

    不管什么時候,姜城都恨不能將一切最好的給他!

    而現在,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過得更好,不是姜城自己努力,是他們共同努力!

    改革開放,一切都不同了,她跟姜城,也從小山村里的一對小鄉巴佬變成了現在的商界強人。更是家庭美滿,幸福快樂!

    唐妙想到這些,只覺得心里暖洋洋的,她不是一個愛哭的人,這個時候卻紅了眼眶。

    “多謝各位蒞臨我和阿城哥的結婚紀念日。今天是我們三十年結婚紀念日的日子。但其實,我跟阿城哥認識卻不止三十年,我們認識了三十五年。從我第一次認識他的時候,我就知道,姜城是一個很好的人!那個時候,我們都很小。他明明比我大一歲,但是卻比我還瘦還矮,更沒有我厲害。可是就是這樣,他第一次見我,就說要保護我。更是不顧安危和一條特別大的蛇搏斗。那個時候,我就想,這個人如果不是一個大傻子,就是一個爛好人。后來,他成了我的阿誠哥,隔三差五來跟我們石屋,我爺爺很喜歡他。我……我也很喜歡他。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他的。我們那個時候和你們現在不一樣,你們現在講究什么燦爛的愛情,講究感動,講究轟動,我們那個時候,真的就是細水長流。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喜歡上了。可是就算這樣,我們也是那個時候很新潮的了。相比于別人的相親結婚,我們有五年的感情。我那個時候整天住在山頂,整個人呆呆笨笨的,什么都不懂,是阿城哥,是阿城哥帶著我一步步的走向了煙火。也慢慢的融入了大家的生活。我很感謝阿城哥,也感謝當時將阿城哥帶到我身邊的舅舅,更是感謝我爺爺,如果不是我爺爺慧眼識珠相中了阿城哥,我們可能走的不會這么順利。當然,我更感謝自己,感謝那個時候的自己愿意更進一步。所以,我才有了以后幸福的日子。”

    大家鼓起掌來,棠棠紅了眼眶。

    周星越握住了她的手,棠棠側頭看他,周星越對她露出笑容。

    “我相信許多了解我們家的人都知道,我曾經因為意外昏迷了三年。在那個缺衣少糧的七十年代,我想現在的這些孩子是不知道那時候我們過得是什么樣的日子。那個時候最好的人家,一個月也就是吃兩三次肉,更不要說我們農家了!可是就算是這樣,姜城也沒有放棄我。他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我,不管多少人勸他放棄,他都堅定如一。他寧愿放棄理想,放棄了自己的未來,也沒有放棄我。我沒有看錯這個男人,我爺爺也沒有。從我清醒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我們家一定會生活的最好。因為,困難都打不到我們,別的更不行!我們會幸福的!”

    姜城伸手攬住唐妙,說:“不用說這些的,你是我媳婦兒,我不照顧你照顧誰呢!”

    唐妙淚眼朦朧的說:“你個大笨蛋,你不知道嗎?其實,一開始,我爺爺就是培養孫女婿了!我們一開始就算計你呢!”

    說是算計,其實也夸張了!

    這個大家都聽得出來的。

    姜城笑:“我知道,以前我不知道,后來我猜到了!我很感謝他老人家!因為第一眼看見你,我就好喜歡你!特別特別喜歡你!我當時想,我一定要娶到這個英姿颯爽的小姑娘!你不知道我多高興你們愿意接納我。”

    唐妙笑了起來,笑夠了,垂了垂頭,重新抬頭說:“我爺爺在認識姜城的前幾天,就查出了患有胃癌。當時章大哥和章二哥好奇怪為什么我爺爺連肉都不愛吃了。其實,他不是不愛,而是根本吃不了多少。阿城哥,是他為我尋找的男人,是為我尋找的倚靠。他沒有看錯人。我也沒有!我們都沒有。”

    唐妙掉下淚,繼續說:“其實我欠姜城很多的,說來你們可能都想不到,姜城跟我結婚的時候,甚至不知道我的任何背景。他不知道,我爺爺根本不是獵戶,更不知道,我們家不是逃難來的。”

    現場的人立刻茫然起來,所有人都迷茫的看著臺上,甚至連章荷花和姜老憨都迷茫了。

    不過章荷花倒是穩得住,雖然開始不知道,但是唐妙嫁進來之后相處的久了,有些情況她還是看得出來的。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可是她不是那種非要刺探小夫妻的人,所以也沒有多問過什么的。

    唐妙握緊了姜城的手,一字一句的說:“我爺爺唐老爺子,他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謝震堂。”

    現場的人大不少都是唐家的親戚朋友,大家都是普通人,所以對于“謝震堂”這個名字,是陌生的。可是,他們雖然陌生,但是卻也有很多人是知道的。像是周老爺子就打翻了茶杯,整個人霍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哆嗦著看著唐妙。

    而岳老爺子等人也激動的紅了臉。

    唐妙輕聲:“我的父親,就是被稱為十大杰出航天人物之一的謝宥寧。所以,我很欣慰,很欣慰我女兒有這個天賦,可以繼承我父親的遺志。我做不到的,我女兒可以做到。我很驕傲!”

    “老謝,你是老謝的孫女兒,你竟然是老謝的孫女兒!你……”周爺爺已經淚流滿面了,“你怎么不早說啊!孩子!”

    唐妙淺淺的笑:“我當年不想說,是因為我爺爺是那么的擔心我,他不想我遭遇更多的報復亦或者其他。我也答應了他。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什么都不要說,要保證自己好好的活著。而我現在愿意說,也不是為了什么名利。而是我相信,現在我們這么強大,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我們。而我也希望,我和我的孩子,可以光明正大去烈士陵園祭拜我們的親人。”

    頓了一下,她帶著絲絲玩笑輕聲說:“我年紀也不小了,不能每次去都跳墻的。”

    現場發出了善意的笑聲。

    姜城:“我們要跳墻,還要躲著監控,很難的。”

    大家笑得更厲害了一些,不過笑夠了,卻又紅了眼。

    姜若棠緊緊的抓住了周星越的手,周星越低聲:“棠棠不哭啊!”

    姜若棠把眼淚抹在他的襯衫上,周星越好脾氣的笑。

    她湊近他,小小聲在他耳邊說:“其實,我五歲那年,去過烈士陵園,我知道的,我知道那是我的外公還有外婆,也知道那里有姑姑和太婆婆。我媽媽以為我不記得了。但其實,我都記在心里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的……”

    周星越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說:“嗯,以后咱們都光明正大的去。”

    姜若棠重重的點頭,嗯了一聲。

    只是很快的,她變了臉色,干嘔了一聲。

    周星越:“怎么了?不舒服嗎?你最近經常不舒服,是不是累著了?等結束了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

    姜若棠搖頭:“不要今天,明天吧。”

    她輕聲:“我不想今天。”

    周星越有心說點什么,但是看到棠棠這樣的堅定,他抿抿嘴,答應了。

    棠棠壓住自己的惡心,將頭靠在了周星越的肩膀,她抬頭看著自己的父母,滿滿都是幸福。

    而此時,姜城也接過了話筒,他說:“看我們夫妻,大喜的日子,倒是給大家弄哭了。既然這是我們結婚三十年的紀念日,咱們就不能哭,得高高興興啊。老話兒說,三十年的婚姻叫做珍珠婚。現在大家齊聚一次為我們慶祝,真的很大家!更感謝為我們籌備婚禮的小狼和小棠棠。爸媽很高興有你們!大好的日子,我們大家都樂呵起來!我也希望,在座的所有人,十年后,我們四十年的紅寶石婚,大家還能一個不落的聚集于此。還能這樣坐在一起慶祝,那個時候,我們再來約定下一個十年,約定我們金婚,大家的聚會。”

    現場發出激烈的掌聲。

    姜城低頭看向了唐妙,正好她也抬頭看向了他。兩個人十指交握,姜城認真:“我愛你!”

    唐妙難得的感情外放,她抬頭,輕輕的啄他一下,說:“姜城,我也愛你!”

    作者有話要說:  幾個小時候后的凌晨還有一更,也是本文的最后一個番外啦!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