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303、第三百零三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此為防盜章

    陸辭笑道:“能用一點銀錢解決的小事, 就莫要浪費人情了。況且買宅子之事, 我還不想鬧得人盡皆知。 ”

    何況陸母怕不會肯停止做工,那以后還得借曾牙人這一中介尋小活計做。

    陸辭借這次的事跟曾牙人搭上線, 往后逢年過節,再贈以小禮,關系就維持下來了。

    縱使大事不好拜托, 讓曾牙人從此只挑輕省活給陸母的舉手之勞,還是沒有問題的。

    鐘禮亦是深以為然:“的確如此。欠錢好還,欠人情可難整。”

    而且書院里的夫子雖有資格,卻多是不沾俗物的清高人,不似曾牙人是契約這方面的熟手。

    作為交易人, 陸辭早就從官府購買了八份官本契書,夠兩家作填寫合同用。

    “陸郎君果真是周道人,我還想你許會忘了, 也備了幾份來呢。”

    曾牙人笑著拍了拍背囊,果然露出了契本的一角。

    鐘禮臉色訕訕——他并非不知道需要提前購買官本契書,可購房置產的興奮感下來,竟把這茬給忘了干干凈凈。

    好在陸辭細致,提前想到了這點, 貼心地將兩家人的份都預備得很充足,此時還笑道:“鐘叔忘了我曾說過么,你今天只要將你人帶過來,其他一切交予我辦就好。”

    鐘禮苦笑著吐了口氣:“得虧是陸郎在……我還真給忘了,唉, 今個兒可丟人了。要是犬子有你一半聰明,我哪兒還要這么犯愁啊。”

    朱說聽得默默點頭。

    陸辭笑:“鐘叔是人忙事多,自然易忘,我這是難得放了假,凈琢磨這去了,多記得些,也不出奇。”

    二人說話間,曾牙人已經麻利地接過官本,如式要求地填寫了起來。

    別看她識字不多,立契上卻也講究一個熟能生巧,很快就將契書刷刷寫好,交由陸辭和鐘禮押字。

    陸辭自然而然地將八份具都瀏覽了一遍,確定沒有任何疏漏后,就一下畫好了花押。

    見買家這頭已爽快完事兒了,曾牙人趕緊敲響了宅子的大門,把倆賣家喊出來,讓他們也來押字。

    押字一畢,契書這四份就將一份留給買家,一份交給賣家,一份交到商稅院去,最后一份則留在本縣。

    陸辭當場將提前幫兩家兌換好的兩張面值四十五兩的交子自懷中取出,分別交予兩家戶主手里。

    兩家戶主仔細查看了交子上的行鋪花押后,也放心地交出了房契和大鎖的鑰匙。

    因是早就談好的價格,交易過程也沒半點波折,他們自然高興,里頭剩下的幾件家具便懶得處理了,直接贈予了陸辭后,就租了匹馬,準備出城跟家人會和去了。

    辭別得了辛苦費的曾牙人后,鐘禮已按捺不住臉上的喜色,也跟著租了匹馬,揣著熱乎乎的契書回去接家人,且承諾一定將陸母也一道接來。

    陸辭并不推辭這份好意,免得鐘禮一直將買官本契書的那點小錢放在心上,又牽住朱說的手,笑道:“現就請朱弟陪我進去了。”

    朱說剛才看那行云流水一般的交易過程看得愣愣的,這會兒才回過神來,趕忙點頭,認真地四處打量了起來。

    宅子是近幾年新建的,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有小廳、廚房、巴掌大的庭院被做了菜地用,書房一間,被當做庫房的小驢廄一個,還有足足四間臥房,足夠一個八口之家住得很舒暢。

    鐘家的跟他這邊構造基本一樣,只庭院大一倍,臥房少了一間,也沒了書房。可三口之家,多余的那間完全可以改成書房用,就看鐘元感不感興趣了。

    從各處細節上,更可以看出前屋主十分愛惜這房屋,根本不必重新裝修一遍,只微調幾處,搬家具進來,就能直接用了。

    陸辭在物色合適房產時,其實已將此處里里外外都看了許多遍了,不過這會兒從戶主的角度去欣賞,更覺十分滿意。

    朱說在參觀過那四間臥房后,不由有些咋舌:“居然有這么多睡房,陸兄難道要租出去不成?”

    陸辭卻道:“這不算多,每間都是要派上用場的,具體用處,我也早已做好了打算。”

    朱說好奇道:“難道是留給鐘兄的?還有誰?”

    總不能是陸辭自己閑得無事,學狡兔三窟那般輪著睡吧。

    “鐘郎他自己家就在隔壁,還是一翻墻就能來,何必浪費間房給他?而且你這話可莫讓他聽到了,否則他定得求你饒他一命。”

    朱說一臉茫然。

    陸辭失笑道:“他被我偶然捉住,被我督促著學幾個時辰,就已讓他痛不欲生,如去掉半條命了,若是叫他住這里來同我朝夕相處,他怕是第二天就得被逼得拎上包袱從軍去。”

    朱說聽明白了,卻不能理解。

    在他看來,能同陸兄這等芝蘭玉樹一起讀書,那可是讓人流連忘返、求之難得的美事,怎么會有人視此為□□,避之唯恐不及呢?

    陸辭玩笑了幾句后,才正色道:“一間自然是我娘親的;另一間自然是我的;還有一間,則預備在再寬裕一些的時候雇個女使來久住家中,好照顧娘親她;至于這最后一間嘛……”

    朱說凝神聽著,陸辭卻不說下去了,而是將話鋒一轉,問道:“你如今借住在寺廟旁的山洞中,也不用他們米糧,不借用他們爐灶,更不會閑的無事去讀他們經文,那每個月要付他們多少?”

    朱說不解這話題怎么就跑到自己頭上了,還是回答道:“每月需付主持四百文。”

    其實真算起來,同租個廉租房的價格差不了多少,在看過陸家的環境后,朱說也忍不住羨慕。

    可見山洞里的日子,不可能比得上在正經房里的舒服,更不必無時無刻都有寄人籬下的失落感。

    只是放在朱說身上,再心生向往,也還是不能實現。

    官家所建的廉租房,自然不是誰都能去住的,得符合一定標準才行。

    朱說自己是一窮二白,而朱家縱稱不上大富大貴,卻也頗有資產。

    他雖已與朱家形同決裂,不再收到那邊援助,可名義上卻還是朱家子,在這求學,最初也是朱父親口同老友打了聲招呼才塞進了書院的,自然無法去住什么廉租房了。

    現在朱說的處境便很是尷尬,唯有不管外物,一心苦讀,早些中舉,才能擺脫這困境。

    陸辭蹙眉:“怎這么多?”

    若住得是寺廟里頭,還勉強說得過去。可朱說都被活活排擠到山洞里頭去了,也不見主持出面,而是對此熟視無睹。

    那可就半點不值了。

    真要說起來,那山洞雖在醴泉寺旁邊,陸辭卻聽說過,那一帶并不是寺廟的財產,輪不到他們去收朱說的租金的。

    陸辭原還有些許猶豫,聽了這話后,再不遲疑,一手搭在朱說肩上,斬釘截鐵道:“每月給我三百文,剩下那間空房,就租給你了。”

    朱說猝不及防,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陸辭說了什么,當場拼命搖頭,幾乎要彈跳起來,卻被陸辭結結實實地按住。

    陸辭仗著身量修長又挺拔,把朱說按住后,微微俯身,就一下湊近了,兩人四目相對,只見陸辭笑得眉眼彎彎:“你別忙著反對,我可不是讓你白住的。你這也算幫我忙了,畢竟我既不好拒絕書院里許要來我家造訪小住的同窗,也不想讓些不知品行的陌生租客來家里,單這么空著,未免也太可惜了。你若是囊中羞澀,錢可暫欠下,大不了再打張借條,我橫豎是不怕你跑掉的。”

    “陸兄說笑了!”朱說怎么可能同意又占陸辭便宜,急的臉都發紅了:“莫說是三百文,就算是一千文一月,只要是陸兄你放話出去,這房也定有人肯住,陸兄心意,我——”

    “除此之外,就勞你方便時幫我照看一下我娘親吧。”陸辭卻絲毫不給他反對的機會,徑直說了下去:“若讓我去牙人處找個女使的話,一日還得付她一百文,你雖是有空時才需看一眼,也不能太讓你吃虧了。”

    “不如,”陸辭挑了挑眉:“就附帶一個樂于助人的學長,還有我那一屋子的書也隨你看的好處?”

    能跟陸辭一起住,哪怕沒那些陸辭非要許諾著添上的好處,朱說也是求之不得的。

    可他清楚,一千文一月的租錢,他付不起,卻不能再讓陸辭吃虧了。

    陸辭看出他眼里的糾結,對他心思可謂洞若觀火,嘴上卻故意道:“朱弟莫不是不喜我,不愿與我同住?”

    朱說自是激烈否認。

    陸辭又道:“那便是我嫌錢要得太少了?”

    朱說點頭。

    “你這是什么毛病啊。”陸辭長長地嘆了口氣:“那便收你三百五十文吧,這總行了吧?”

    朱說搖頭:“我住醴泉寺中,且要付四百——”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