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44.被警告了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以你就站著挨打?”游謹行一邊幫談仲祺處理臉上的傷口,一邊冷聲說道。

    談仲祺聳肩:“不然呢,還手嗎?本少爺不打女人的。”

    游謹行薄唇緊抿,手下不自覺用力,疼得談仲祺嗷地一聲叫了出來。

    “游木頭,你要疼死我啊,輕點輕點,廢了。”

    游謹行哼了一聲,手下非但沒有輕點,反而還加重了一點力道:“疼死也忍著。”

    感受到他身上蓬勃的怒氣,談仲祺有些懵,不自覺閉了嘴,其實也不怎么疼,他就是喊得歡快而已。

    “游木頭,我怎么感覺你比我還生氣?”談仲祺試探著說道。

    游謹行冷著臉:“你感覺錯了。”他沒有生氣,他只是恨不得將馮芷歆扔出云城而已。

    談仲祺癱在沙發上,任由他給自己上藥:“其實也不用生氣,我雖然沒對她動手,不過她被我氣得不輕,怕是幾天里都吃不下飯了,講真,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氣得動手打人。”

    馮芷歆自詡教養良好,以前即便是再生氣,頂多也就是不理他而已,不至于動手,今天怕是真被氣到了。

    對于談仲祺氣人的本事,游謹行從來就不懷疑。

    “你跟她說了什么?”他隨口問道。

    “哦,也沒什么,就是跟她說本少爺喜歡男人而已。”

    游謹行的動作猛地一頓,盯著她,眼底亮的驚人,只是可惜此時談仲祺閉著眼睛,沒有看到。

    “你說真的?”游謹行問道,若是仔細聽,就能聽出他的嗓音竟隱隱有些顫抖。

    談仲祺哈哈一笑:“自然是騙她的,本少爺怎么可能喜歡男人,是妹子的顏不好看嗎?還是妹子的腰肢不夠軟,我干嘛要去喜歡臭烘烘、硬邦邦的男人。”

    游謹行眼底的光瞬間寂滅,他閉了閉眼,一顆心仿佛沉到了海底。

    是了,他怎么可能喜歡男人。

    游謹行你在期盼什么,你又在奢望什么?即便他真的喜歡男人,你們就能在一起了嗎?不可能的,別想了。

    談仲祺等了半天沒等到游謹行的反應,不禁有些納悶,睜開眼就看到游謹行正在專心給他上藥,那認真嚴肅的神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進行什么重大的手術。

    談仲祺看的好笑,可剛一笑出來,就牽動了臉上的傷口,疼得他眉頭一皺。

    “安分點。”游謹行冷聲說道。

    談仲祺瞬間不說話了,游謹行嚴肅起來的樣子,他還是有點怵的。

    確定傷口都上完藥了,游謹行去洗了手,回來時,就見到談仲祺抱著手機跟人聊的歡。

    他隨意掃了一眼,下意識地問道:“跟誰聊天?”

    “高倩雪啊,今天不是上熱搜了嗎,她以為是她連累了我,跟我道歉呢,真是天真的小姑娘。”

    游謹行聽到這個名字,皺了眉,“你對人家有意思?”

    談仲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說什么呢,這是云晞妹妹的朋友,算起來也就是我的朋友,對朋友下手,那也太沒品了。”

    “既然對人家沒意思,那就離人家遠一點,不要給人不必要的希望。”他這話意有所指,可惜談仲祺沒聽出來。

    “話不是這么說,昨晚上她一個單身小姑娘要打車,我就是順道送她一程,都是認識的人,我不能視而不見啊,萬一她真的出事了,以后我怎么跟云晞妹妹交代?”

    游謹行眼眸暗了暗,沒再說什么,兀自沉默著。

    見他不說話了,談仲祺還以為他不高興了,立馬說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我盡量跟她保持距離,免得給人家帶來麻煩。”

    就像這次,不就是給人帶去無妄之災了嗎。

    游謹行定定地盯著他,這人根本什么都不懂,算了,指望他懂什么呢,不懂才是對的,就這樣吧。

    游謹行拿起自己的外套就準備離開,談仲祺哎了一聲。

    “你這就走了?”

    游謹行面無表情:“不然?”

    “馬上就中午了,不跟我一起吃個飯?我現在叫外賣,很快就到了。”

    “不了,下午還有個會。”

    談仲祺聳聳肩:“好吧,工作狂,不過工作再忙也記得吃飯,不要又鬧到醫院里去,阿姨很擔心你的。”

    游謹行擺擺手,徑直走了。

    **********

    高倩雪放下電話,助理才將平板拿給她看:“倩雪姐,熱搜已經撤了,我剛才打電話問了,不是我們公司撤的熱搜。”

    高倩雪自然知道不是公司撤的,能這么快將消息壓下去,除了談仲祺那三位,不做他想,她只是覺得抱歉,談仲祺不過是好心送她回家,竟然被送上了熱搜,也不知道是不是會給他帶去麻煩。

    她正想著這件事呢,就接到了慕云晞的電話。

    慕云晞自然是想知道昨晚上的事情,高倩雪直接說了。

    “既然祺哥已經說了沒事,那就是真的沒事了,你不用放在心上,安心工作吧,這些狗仔也不過就是捕風捉影。”

    高倩雪也是這樣認為的,而且她的身上沒什么好挖的,狗仔后續挖不到料了,自然也就撤了,所以對于自己,她是一點都不擔心。

    可另高倩雪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天下班之后,她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馮芷歆。

    馮芷歆自稱是談仲祺的母親。

    “我想跟你談談。”馮芷歆淡聲開口,看著高倩雪的眼神充滿著打量和淡淡的嫌棄。

    高倩雪頓了頓,沒有拒絕,徑直上了她的車,附近的咖啡廳是不安全的,誰知道會不會再次遇上狗仔。

    馮芷歆開門見山:“談家和馮家都是有臉面的人家,對于兒媳婦的選擇是有標準的,你,不合適。”

    她的話十分不客氣,那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得高倩雪十分不舒服,只是這到底是長輩,估計還是看了新聞上的事情才誤會了她跟談仲祺的關系,所以即便心中不悅,她也忍了。

    高倩雪客氣地道:“您誤會了,我跟談先生不熟,昨天是我的好友慕云晞和楚江遲先生的訂婚宴,談先生只是順路送我回來而已。”

    馮芷歆定定地看著她,似乎在判斷她話中的真假,可高倩雪的神情太過坦然,馮芷歆也看不出她是不是裝的。

    她微微皺眉,“最好是這樣,家里已經給仲祺安排好了婚事,他很快就會訂婚,我不管你對他是否抱有目的,都勸你收住心,不然后悔的只有你自己。”

    雖然談仲祺跟她說了自己喜歡男人,她當時也氣得夠嗆,不過冷靜下來想想就能明白,這多半是談仲祺找的借口,以他的性子,他要是真的喜歡男人,哪里會找那么多女人當幌子,指不定早就鬧得整個云城都知道了。

    在馮芷歆看來,兒子那樣說,更大的可能只是想保護某人,至于這個某人,自然就是跟她兒子鬧上熱搜的高倩雪了。

    “也請您放心,我跟談少沒有任何的瓜葛,以后也不會有交集,如果您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高倩雪面無表情地說完,起身就走了,絲毫沒有給這位馮芷歆女士面子的意思。

    馮芷歆臉色微黑,對高倩雪更加不喜,小模特就是小模特,上不得臺面,連教養都沒有。

    談仲祺本是不知道馮芷歆去找了高倩雪這件事的,還是他一個狐朋狗友看到了,悄悄打電話通知的他。

    因為臉上的傷,談仲祺根本沒有出門的打算,接到這通電話,氣得當時臉色都綠了,換了衣服就往馮家老宅趕。

    馮老爺子看到外孫來了,渾濁的眼睛頓時一亮,只是還沒說話,就看到了他臉上的傷口,臉頓時一沉。

    “仲祺,你這臉怎么回事兒?”

    對于這位外公,談仲祺的心中是懷有幾分愧疚的,畢竟這位老爺子對他一直很不錯。

    “外公,沒事。”

    “怎么可能沒事,你的臉都花了,你跟人打架了?”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畢竟這位外孫也不是省油的燈,不過老爺子的心是偏的,外孫打架不是不可能,但不能是挨打的那個。

    談仲祺是掐好了時間來的,就等著馮芷歆回來呢,眼見著這人進屋了,談仲祺才說道:“我都多大了,還跟人打架。外公,我真的沒事,不過是跟我媽起了點矛盾。”

    正進屋的馮芷歆額角青筋一跳,沒想到他竟然敢當著面告狀。馮老爺子先是一愣,隨即臉色就更難看了,狠狠瞪了女兒一眼,眼中頗為不贊同。

    “芷歆,你怎么回事兒?”馮老爺子沉聲問道。

    馮芷歆將包隨手扔在一邊,臉色也十分不好看,今天本是要去警告那個小模特的,卻被人下面子,這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您怎么不問問他做什么?一天到晚正事不干,跟些亂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還鬧上了新聞,這是嫌我們家臉上太好看了,想給它抹黑是嗎?”

    談仲祺從她進屋開始,身上就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氣息,翹著二郎腿,坐沒坐相,聞言,眉梢輕挑,笑瞇瞇:“亂七八糟的人,嘖嘖嘖,用詞可真‘文雅’,你怎么不直接將我昨晚上說的話重新復述一遍呢。”

    馮芷歆臉色一沉:“談仲祺,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那你希望我什么態度?要不你教教我?”

    “你......”

    眼看著兩人又要吵起來,馮老爺子趕緊開口:“你們兩個是準備氣死我的是嗎,都給我住嘴。”

    母子兩個頓時閉嘴,只是臉色都很不好看。

    馮老爺子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只覺得滿心疲憊,這都是些什么事兒啊。

    “仲祺,你跟我說說這到底怎么回事兒?”老爺子不上網,家里人顧忌著他的身體,自然不會將談仲祺的緋聞告訴他。

    馮芷歆冷冷地看著談仲祺,她倒是想看看,這小子敢不敢說那些腌臜事兒。

    談仲祺有什么不敢的,他不僅說,他還原原本本地說,他今天既然來了這里,那就沒打算捂著,有本事大家就將話給說清楚,也省的麻煩。

    馮老爺子靜靜地聽著,中途馮芷歆想要打斷都被他給阻止了。

    聽完談仲祺的話,馮老爺子定定地看著女兒:“你真的去找人家姑娘了?”

    馮芷歆頓了頓,點頭:“找了,但是我說的有錯嗎,我們家是什么樣的人家,也是她能肖想的?”

    “所以你在明知道她跟仲祺沒有關系的前提下,還去找人家說那樣有失教養的話?芷歆,難道從小我就是這么教你的?”

    馮芷歆臉色變了又變,失聲道:“爸,您怎么能這么說?”

    “不然你讓我怎么說?仲祺既然說了跟人家姑娘沒關系那就是沒關系,他是你兒子,你不信他還動手打他是什么道理,他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你只記得自己的面子,難道他的面子就不需要顧忌嗎?”

    馮芷歆看著老爺子毫無理由地偏幫談仲祺,怒氣蹭蹭蹭往上漲:“爸,偏心也不是您這樣偏心的,好,就算他跟那個小模特清清白白,那威脅阿哲的事情呢,這可是阿哲親口說的,總不能也是假的吧?阿哲好歹是他的弟弟,他就這么對待阿哲,我做母親的難道還不能教訓他兩句了?”

    “馮哲要不在背后搞小動作,我會去威脅他?馮芷歆女士,你說外公偏心,請問你自己的心呢,長正了嗎?”談仲祺漫不經心地開口,成功在馮芷歆的心上澆了油。

    馮芷歆的臉都綠了,若不是老爺子在這里,只怕又要不顧儀態地動手。

    馮老爺子氣得臉色煞白,大喝道:“夠了,芷歆,阿哲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讓他回來,還有你,事情沒弄清楚之前,不許亂發脾氣。”

    他又看了談仲祺一眼,想說什么,可實現觸及到他臉上的傷口,又閉了嘴,心中嘆息,這次若不是芷歆做的太過了,只怕這孩子根本不愿意踏進這個家門一步。

    這個家,將他傷的太深了。

    老爺子這黯然的神情看得談仲祺的心一顫,他輕輕伸手,在老爺子滿是皺紋和老年斑的手上拍了拍,還沖他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

    可他越是這樣,馮老爺子的心中就越難過。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