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1578章 謀11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但紀元沒有立即同意,而是義正言辭地告訴衛和蘊:

    “小公子,你我身份并不相同,你這般尊貴,是不能拜我為義父的。”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衛和蘊反問。

    看紀元沉默著,衛和蘊又說道:

    “再說歷史上也不是沒有這種情況,我覺得行。”

    說完,他便拱手打算直接拜義父了。

    紀元立馬一臉為難地阻止衛和蘊,說道:

    “小公子不可,若是你執意如此,也該告知夫人一聲。”

    必須要得到靜妃的同意,畢竟她是六皇子的母親。

    若是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己收了這個義子,便是被天下人詬病。

    天下人該說他誆騙孩子,攀龍附鳳,以達到追求榮華富貴的目的。

    等六皇子長大了聽到這些話,怕也該這么認為。

    但有靜妃同意或者主持就不一樣了,自己更加名正言順,也不會留下話柄。

    靜妃自有她的作用,不然自己辛辛苦苦救出來做什么?

    “告訴她做什么?”

    衛和蘊一聽到說自己母親,表情就冷淡了很多。

    那個女人不管他的。

    若非是自己母妃告訴他,以后要跟著那個女人,那女人才是他的親生母親,他都不肯相信。

    母妃還說這個母親也很愛他,說什么為了他不知道花了多少積蓄打點,就是為了看他。

    母妃說有時候她都故意裝作不知道,讓她看去,說都是母親,能理解她一片心。

    可這個明明跟母妃說的不一樣,想到母妃那些溫柔的話語,小小的衛和蘊又忍不住鼻頭一酸。

    表情有些難受,紀元不知道衛和蘊在想什么表情突然變得深沉。

    他只是覺得這小小年紀,邏輯思維就這般清晰,真不愧是未來的帝王。

    畢竟都有自己的思想了。

    “于情于理她都該知道的,如果她不知道,我們的關系就不能作數知道嗎?”紀元沉吟了一下,表情很是嚴肅地說道。

    “這也是規矩,我們不能亂了規矩。”

    衛和蘊有些無奈,有時候紀元告訴自己凡事不要墨守成規,如今又迂腐的來這些。

    “行吧。”衛和蘊同意了。

    無非就是麻煩一些,把這件事告訴她罷了。

    她什么都不管,又怎么會管這些呢。

    兩人到了孟離面前,就像是剛談戀愛要征求爸媽同意一樣,含蓄的把這件事說了。

    孟離臉上瞬間掛滿了震驚:

    “什么?”

    都把紀元搞懵了。

    這有什么可震驚的?

    反應這么夸張。

    孟離看著衛和蘊:

    “我的兒,你可是當真的?”

    衛和蘊皺了皺眉,心生不喜,自從見了這個女人之后,對他這般冷淡,現在又是我的兒那樣喊著。

    說不出為什么不喜歡,但幼小的心靈就是劃過厭惡。

    “當真。”他很是冷淡地說道。

    孟離看向紀元:

    “紀將軍,你也是當真的?”

    紀元:“……”

    我若是開玩笑的,至于開到你的面前來?

    他的表情很是一言難盡,沉默著沒說話,相當于默認。

    孟離嘆口氣說道:

    “將軍,我與我兒有些話要說,還請回避。”她直接這般說,一點也不在意紀元臉上掛得住掛不住。

    紀元:“……好。”

    莫名覺得憋屈是怎么回事?

    這是他的地盤吧?

    “為什么不能當著紀元的面說?”衛和蘊問道。

    小孩子嘛,有話就說,還不懂有些話確實需要回避人。

    也許這些話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但若是當著某個人的面,會讓人難為情,會讓人覺得無比尷尬。

    紀元笑了笑說道:

    “沒事的,小公子,我先告退了,你們母子確實需要一個獨處的環境。”

    說完,他也不等衛和蘊說話便故作灑脫離去。

    等紀元走之后,孟離也對身邊的鶯兒說道:

    “下去吧。”

    鶯兒聽話的下去了,走的時候還擔憂的看了一眼孟離,她有一種莫名的直覺,直覺這次主子跟六皇子又能談崩。

    這種奇怪的感覺在她心里揮之不去,明明主子那么惦記六皇子,怎么變成這樣的?

    “坐下吧。”孟離對站著的衛和蘊說道。

    衛和蘊帶著一種不甘示弱的眼神坐了下來,盯著孟離:

    “有什么話你就說吧。”

    孟離說道:

    “先說說,你為什么想要拜他為義父。”

    “沒有為什么,我就是想。”衛和蘊不看孟離,眼神看向別處。

    衛和蘊從小的環境注定他和除了皇上和尤貴妃之外的人說話都不會虛,包括紀元,他也從來不虛。

    但如今卻不敢看孟離,衛和蘊心中有些懊惱,為何自己卻有些懼怕這位母親?

    被孟離渾身的氣勢壓得有些難受的衛和蘊強迫自己與孟離對視,想要壯壯自身氣勢,誰曾想,剛對視沒幾秒,他還是沒辦法堅持下去。

    又把目光移開。

    孟離淡淡地說:

    “我兒年幼尚且不懂事,若今日不能說出一個理由,作為你的母親,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要知道,便是如今還在宮中,你見了我,依舊要喊一聲母妃的,我沒有被廢妃位。”

    之前的皇帝整日與美色美酒相伴,哪還能想得起專門來廢掉她。

    皇后被尤貴妃壓著,算是敵對關系,總不至于幫著尤貴妃廢掉她扳倒的人。

    怕是想著留著膈應尤貴妃,可實際上,尤貴妃壓根都不在意。

    在意的話,委托者早就被廢掉妃位了。

    “你雖是我母親,可你的行為不像母妃,我心里不想接受。”衛和蘊直白地說。

    孟離:“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但我如今對你有責任,有義務,你可知道,尤貴妃早前就給我囑托過,若是有一日國之將亡,讓我助你再成就大業?”

    尤貴妃是沒給委托者說過這樣的話,但架不住孟離現在胡編。

    反正死無對證。

    “母妃真的這么說?”衛和蘊緊張地問。

    他突然就覺得自己身上肩負著擔子又沉重了幾分,這其中不僅僅有紀元對他的期盼,還有母妃的遺愿。

    說什么自己都要完成的。

    孟離覺得自己對著一個小孩子都在耍心機,有一瞬間感到一絲罪過,隨后就心安理得起來。

    說道:

    “我自是不會騙你。”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