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1576章 謀9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孟離也沒客氣:

    “好的。”

    紀元有些郁悶,又對六皇子說道:

    “這是小公子你的生母,靜妃……”

    還沒等紀元說完,六皇子便點頭說道:

    “我知道的。”

    紀元表情閃過一絲詫異,本想再問一問,但現在顯然不適合。

    畢竟自己都說了有事先走。

    他走后,六皇子雙手背在身后,淡淡地對孟離說道:

    “站在這里也不是辦法,進去說吧。”

    那繃著一張嚴肅的小臉,孟離怎么看怎么想笑。

    她也配合地點點頭,跟著進了殿內,六皇子自顧自找了個椅子坐了上去,因為人太矮了,腳都夠不到地。

    懸空著,他下意識地晃了晃腿,看孟離看著他,他停止晃腿,一臉嚴肅地看著孟離說道:

    “你是我生母的事,母妃已經給我說了。”

    孟離點頭,兩次劇情里,尤貴妃都提前做了準備,把事情給六皇子說了。

    包括他的身世。

    只是第一次成功送到委托者身邊來,第二次提前被紀元截胡了罷了。

    但兩次,這孩子都不是太排斥委托者的。

    還是挺懂事的孩子。

    “和蘊……”孟離看著六皇子喊道。

    六皇子叫衛和蘊,是尤貴妃求著皇上親口取的。

    衛和蘊眨了眨眼睛,問道:

    “做什么?”

    “我說你之前為什么總是偷偷看我,原來是我的母親。”

    “你有印象?”孟離問道。

    委托者在門里看,打開了一道縫,衛和蘊是能察覺的。

    但那時候衛和蘊還比較小,五歲左右,沒想到就能記住了。

    果然是以后的皇帝,記性都這么好。

    “自然是有的。”衛和蘊回應道。

    孟離笑了笑,然后氣氛就這么冷了下來,沒有鶯兒想象中六皇子拼命排斥主子,不喜歡主子的表現。

    當然也沒有母子見面相擁哭泣,那種感人涕零的場景。

    所以?

    孟離就這么和衛和蘊對視著,誰也沒說話,最后還是小孩子心里素質差一些,他開口問道:

    “一直看著我做什么。”

    孟離理所當然地說道:

    “把之前沒看到的全部彌補回來。”

    衛和蘊切了一聲:“無聊。”

    孟離笑,也不跟小孩子計較,還是盯著他看。

    最后衛和蘊受不了了,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到孟離面前站著,說道:

    “我看你心情不錯,但你知道我心情有多煩躁嗎?”

    “我現在很擔心母妃,不知她現在好不好,還有父皇,父皇是皇上,應該沒人敢動他吧。”

    “還有那些宮人們,對我的挺好的,但是他們人呢?我覺得我現在離京城很遠了,我好想回去。”

    孟離淡淡地說:

    “貴妃娘娘許是兇多吉少,陛下……他們都打入皇宮了,陛下又能落個好嗎?”

    “不會的。”衛和蘊一口篤定地說道。

    “他們都那么有本事,不會被人欺負的。”反正小孩子心里就是不相信在他面前那么厲害的人,會有悲慘的結局。

    孟離點頭:“是真的。”

    “雖然告訴你挺殘酷的,但以后是見不到他們了。”

    “不出意外的話,孩子,從此以后我們就相依為命了。”

    孟離沖著他一笑,仿佛一切正如她的意一般。

    但衛和蘊的表情不淡定了,有苦惱,有痛苦,還有焦急。

    “你就是想騙我跟在你身邊,我才不要如你的意。”他冷冷地說完這句話,便直接跑了過去。

    鶯兒:“……”

    這咋還急眼了呢?

    “主子,您怎么一見面就跟他說這些話呢?”鶯兒很是不理解。

    現在當務之急不是應該讓六皇子接納主子嗎?

    接納了之后,六皇子認為自己有了新的依靠,再知道這些消息也沒有那么難受不是?

    好歹人家也有個心靈依托。

    現在鬧得是什么事呀,一來,就說這些,現在六皇子心里指不定多難受。

    可能還覺得自己已經無依無靠了。

    孟離:“我就是要這樣的效果。”

    這孩子定然身負著復國的偉大使命,如此,心智就要從小鍛煉。

    盡管還小,但也沒有那么多時間給他成長。

    要的就是他在無依無靠之中,主動尋找自己這個依靠。

    而不是自己主動成為他的依靠,性質不一樣的。

    紀元會打算把這孩子養成懦弱膽小的性格,也養成了依賴他的性格,定然不能讓紀元得逞。

    鶯兒很是不解地看著孟離。

    這……

    天天念叨自己的兒子,現在一來又去戳人家心窩子,當真是親娘啊!

    當紀元知道了孟離跟衛和蘊之間發生了什么,表情有些怪怪的,這個靜妃,做事情總是讓人琢磨不透。

    明明她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趕緊抱著六皇子的大腿,因為六皇子的尊貴身份,她才能受到庇護。

    若是沒了六皇子,誰又會管她呢?

    是個人都會想法設法跟自己的孩子重新建立良好的母子關系吧。

    母憑子貴的道理不可能不明白。

    覺得這個靜妃心計應該是比較深的,倒是該多注意一些。

    不想了,事情太多了,京城那邊已經全部淪陷,祺祥族的隊伍已經駐扎在里面,甚至祺祥族的人首領已經迫不及待住在皇宮之中。

    按照歷史,再過不到一個月,就要稱帝了。

    皺了皺眉,現如今手上的力量也不能阻止他們,紀元很是頭疼。

    當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就在準備,但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微弱,謀劃了幾年,也才到今天的樣子,這還是利用了一些先知,古代果然很難混。

    “將軍,小公子在外面。”有人通報。

    小公子就是他們對六皇子衛和蘊的稱呼,畢竟這里紀元大本營,人多口雜,所以便如此稱呼他。

    免得皇子身份提前泄露,畢竟靜妃和皇子沒有同意一同復國,他們就不能提前把名號打出來。

    就算同意了,也不能在這個關鍵時刻打著皇子的名號。

    紀元放下手中的信件,這些都是天下的動向,點點頭站起身,親自出門去迎接衛和蘊。

    拱了拱手說道:

    “小公子來了。”

    衛和蘊的養母是權勢極大的尤貴妃,自小見了別人也不需要低頭,故而紀元這般謙卑,衛和蘊也不覺得奇怪。

    他徑直地走進去,問道:

    “父皇母妃他們真的有難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