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六百九十三章 矛盾激化!(四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當陸遠站在華金公司的腳下以后,他免不了有些感慨。

    華金地處于燕京鬧區中心的位置,這種地方寸金寸土,還能建這么一座宏偉的大廈,這絕對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

    “遠程”的規模和華金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甚至陸遠都有一種自己看到了一座由人民幣組成的山的感覺。

    他在這里停留了大概幾分鐘以后,隨后蓋了蓋帽子,默默地走進了華金大廈。

    “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如果沒有預約的還,那么請……啊,你是……你竟然是……”

    “嗯,對,你好。”

    “啊,陸總,這邊請!許總已經在樓上恭候多時了。”

    “好。”

    當陸遠和一位高挑的前臺小姐姐坐上觀光電梯以后,陸遠微微地朝里邊靠了靠。

    他有些恐高。

    不過,有些人似乎就非常喜歡頂樓。

    譬如這許宏就喜歡坐在頂樓三十樓的辦公室里俯瞰著下面的蕓蕓眾生。

    這讓他有一種成就感。

    他畢竟是站在巔峰的人物,所以,他也應該在巔峰的地方。

    當陸遠來到辦公室,敲門進入以后,陸遠看到許宏正坐在位置上,微微地喝著咖啡。

    陽光照在他的臉上……

    他輕輕地喝了一口咖啡。

    “陸總,請坐。”

    笑容平靜之中又仿佛帶著一絲掌控一切的感覺,當然,聲音之中更多的是一種不容置疑。

    “嗯,謝謝許總。”陸遠坐在了許宏的對面默默地看著周圍的環境。

    華金的辦公室和陸遠自己的遠程辦公室差得不止一星半點。

    單單論規模來說,華金辦公室的規模起碼需要三四個遠程辦公室那么大。

    同時,擺放的物品也不一樣。

    陸遠的辦公室其實很簡單,除了必須品,以及之前那些文化圈內的幾個老前輩送的字畫以外,就沒其他了,但許宏辦公室里卻擺放著各種字畫,古董,似乎還有一些看起來逼格很高的文藝物件。

    如果讓陸遠形容的話,陸遠只能用四個字“臥槽裝逼”來形容。

    至于其他的,其他的陸遠也找不到形容詞。

    典型的奈何沒文化一句臥槽走天下。

    “麝香咖啡?”

    “嗯,都可以。”

    “好。”

    當陸遠坐下來以后,許宏讓助手為陸遠泡了一杯咖啡,隨后就打量著陸遠。

    一身便服,臉上始終帶著憨厚誠懇的笑容,動作規規矩矩的,目光除了四處打量以外,透露著一股茫然與羨慕。

    看起來實在是不像沈連杰說的那樣的陰險狡詐,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算計,同時精得比老狐貍還老狐貍……

    與其說是這些,倒不如說此時此刻的陸遠像一個剛出社會的小青年。

    有些懵懂,有些青澀。

    當然,這是許宏給陸遠的第一印象。

    “陸總,今天之所以找你過來是想和你聊聊關于遠程的事情。”

    “嗯,許總,你說……”

    “陸總,我是一個喜歡開門見山的人,不喜歡彎彎道道,如同電話里說的那樣,我對你的遠程團隊很感興趣。”許宏說出這句話以后,始終盯著陸遠的眼神。

    然后,他看到陸遠的眼神之中閃過一陣茫然,隨后又很好地被笑意所代替。

    “許總,你說笑了,我們“遠程”是大家的遠程,并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別說是二十億,就算給我二十五億,我也不會賣的,這是原則問題,當然,還有我們共同的夢想與深厚的感情在里面……”陸遠目視著許宏,緊接著就是搖搖頭。

    許宏在觀察他,他其實也在觀察著許宏。

    但是陸遠卻很失望地發現許宏的眼神之中除了平靜以外,并沒有什么其他的任何情緒。

    許宏是一只老狐貍。

    當然,陸遠注意到許宏似乎異常的自信!

    甚至是自信得令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呵呵,陸總,你讀過歷史嗎?”

    “啊?”

    “從古至今,感情在金錢面前一文不值,你覺得你對遠程的感情值多少錢?或者說,其他人對你存在的遠程又有多少感情呢?”

    “許總,我聽不懂你話里的意思,抱歉,我有事,我得先去處理一下。”陸遠皺眉,隨后站起來。

    “呵呵,沒什么意思,陸總,年輕人不要那么浮躁,先別忙著走,你看了今天的頭條了嗎?”

    “沒有……今天我一起床便往燕京趕,并沒有注意到頭條。”

    “哦,那正好,我這里還有一份頭條報紙,嗯,這份報紙剛好是你旗下的里發的……這也是我偶然間看到的。”許宏笑了起來,隨后將桌子旁邊放著的一份報紙挪了挪。

    “……”陸遠默默地接過報紙。

    隨后,他看到了一條消息。

    “震驚,華夏知名導演魏無忌與華金新任掌舵人許宏攀談交心數小時,疑坐實跳槽……”

    “震驚,百花影帝陸亦弘與魏無忌一同進入華金,是商量合作,還是……跳槽?”

    “……”

    看著這一條條新聞以后,陸遠沉默半晌。

    “許總,這些看圖編故事不能說明什么東西,周帥,本身就是這種人才。”

    “陸總,你難道就不好奇為什么周記者會突然登這種新聞嗎?”

    “許總,什么意思?”陸遠抬頭看著許宏。

    他看到許宏的眼神之中透露著一股巨大的自信,這種自信讓他難以形容。

    仿佛……

    在發光一般。

    “陸遠,你太年輕了,你以為你下面的人全部都和你一樣是一條心嗎?或者,你以為整個“遠程”娛樂就是你最聰明,而其他人都是傻子嗎?都是無欲無求的傻子?”許宏看著低下頭的陸遠,此時此刻,他真的有些自我陶醉。

    是的。

    自我陶醉。

    “他們不是傻子,我也并沒有虧待他們。”陸遠抬頭,表情變得有些倔強。

    “是,確實,但你能給他們的東西,我也可以給他們,不但如此,我甚至可以加倍給他們!這世界上的人熙熙攘攘皆為名利,陸遠,你不是也一樣?”許宏說完這句話,見陸遠頭再次低下去以后,他笑了起來。

    氣勢上,他感受到陸遠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甚至,面對陸遠的時候,他感受到自己是無窮無盡的大海,而陸遠只是大海之中的一葉小舟,不斷地搖曳著,搖曳著……

    熙熙攘攘,皆為名利。

    他覺得這幾個字,任何人都無法抗拒。

    “我不信。”

    “呵呵,為什么一定要鬧到兄弟相殘的地步?陸遠,其實,你已經失去人心了。”許宏拿出了手機,然后笑著撥通了一個號碼。

    陸遠靜靜地看著許宏,隨后喝了一杯咖啡。

    似乎正在強裝鎮定。

    幾分鐘以后,門開了。

    魏胖子神情復雜,但似乎做出了什么決定一樣走進辦公室。

    魏胖子后面的有錢鐘,有李琦……

    “阿遠,抱歉……”

    “對不起,陸總……”

    “對不起……”

    三人看了陸遠一眼,隨后目光都看向別處。

    “告訴我為什么?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或者,我委屈了你們什么?”陸遠看著三人,手微微在顫抖,似乎壓抑著心中的那股憤怒。

    其他兩人都低下頭,都一聲不吭。

    但是魏胖子卻搖搖頭。

    “阿遠,并不是你做錯了,也沒有什么其他問題,關鍵是……我們想要的更多。”

    “你們要什么?”

    “名和利!”

    “這些我都能給你們!”

    “不,你給得太少……”

    “他能給你們?他一個做餐飲的,都特么跨界跨到娛樂圈了,你能相信他?他能給你們未來?”陸遠突然站起來,狠狠地盯著魏胖子。

    “我不知道什么是未來,但是,我知道你給不了我們未來,你有才能,有才華,但是,這些東西和我們無關,我們在你手下,終歸沒什么成就!”

    “所以,你們集體要跳槽?你們要背叛我?”

    “不!不是跳槽……”

    “那你們要做什么!”

    “陸遠,你離開公司吧,拿著他給你的錢,走吧!“遠程”交給我負責!接下來的一切,都交給我!”

    “什么意思!”

    “這兩天,我已經把“遠程”里的所有人都暗地里聯系過了……他們都愿意跟著我而不是跟著你……”魏胖子和陸遠爭鋒相對,彼此之間都擦出了一絲火花!

    “你瘋了!你知道今天這一切,都是誰給你的嗎?”

    “我自己爭來的!”

    “啪!”

    “你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

    “嘭!”

    陽光下……

    本來看熱鬧的許宏當看到陸遠走前一步,狠狠巴掌扇在魏胖子臉上的時候,甚至看到陸遠舉起椅子狠狠朝魏胖子砸過去的時候,他頓時被嚇到了。

    這人瘋了?

    隨后立馬叫來保安把陸遠拉開……

    “陸總,有話好好說,別傷了和氣……”

    “許宏,你特么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陸遠狠狠地盯著許宏。

    “你……陸遠,我可以原諒你年少輕狂,不過,我希望你明白這些是現實!”許宏笑容不見,表情有些冷淡。

    “現實?哈哈哈,現實……”陸遠突然笑了起來,笑得有些發瘋。

    令許宏莫名都有些滲人。

    “陸遠,我……”魏胖子也氣得鐵青,嗷嗷地想沖過來,不過也被保安給攔住。

    “魏導,你們先出去,我和陸總單獨聊聊……”許宏揮了揮手,又用那種不容置疑,不容抗拒的笑容說出了這句話。

    “好。”魏胖子點點頭,不過在離開的時候,還是看了一眼陸遠“陸遠,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不妨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周帥其實也不喜歡你,如果不是你會搞事的話,沒人會喜歡你!”

    陸遠陰沉地看著魏胖子離開的方向。

    隨后深深呼了一口氣。

    “許總,你這招,釜底抽薪,抽得好!相當好!”陸遠平靜下來看著許宏的時候突然冷笑。

    “姜還是老的辣,還是那句話,陸遠,你太年輕了,而且這兩年你步子邁得太大了,你不足以支撐一個公司,還不如見好就收拿點錢就算了,當然如果你愿意的話,你可以來華金,我可以給你運營副總的位置……”許宏笑了起來。

    “呵呵,許總,你以為這樣就能收購我的公司?”

    “不然呢?”

    “許總,你應該知道我們公司的合同吧?”

    “知道,調查過,你想說什么呢?”

    “我們公司的合同絕對自由,就算你收購了我的公司也沒用,只要他們想走,你根本攔不住……而且,沒人愿意會被你的新合同束縛的。”

    “哈哈哈哈,這些東西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說過,世人皆為名利,合同,約束不了人,只要我給予他們足夠多的東西,他們就不會走,合同?呵呵……一張紙而已。”許宏笑得異常開心。

    “公司的歌曲和影視版權以及其他東西都在我手上,就算你收購了我的公司也只是一個空殼皮包公司而已!”陸遠瞇起眼睛。

    “哈哈哈,這些就不勞你費心了,一家公司,最重要的人……皮包公司?也許你認為這是皮包公司,但是,我卻覺得這是一種財富……兩任最佳導演,一個影帝,一位新銳影后,還有一幫娛樂圈的一線明星,這些東西都是財富……這些,比一些版權更重要,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許宏笑了起來,越來越燦爛。

    “什么東西?”

    “輿論,能夠制造出巨大的輿論,我能炒作出巨大的東西,而且在這個即將到來的網絡時代,這些就是財富,如果我的調查沒錯的話,夏虹和吳婷婷,都是你背后的操盤手吧?從你一開始,他們就有意無意地開始炒作你的話題吧?所有人都覺得你陸遠很厲害,但實際上,你后面的人更厲害吧,沒有他們,就沒有你陸遠,甚至,我都有信心懷疑你的那些作品,有多少是你的,有多少是你團隊的,其他人封殺,是封殺你的消息,但是,卻沒有從本質上封殺你的團隊……”許宏瞇起眼睛。

    昨天,魏胖子跟他說了一些遠程的秘密,然后許宏結合之前調查過的資料心中自然是信了半分。

    ““遠程”我不會賣!”陸遠沉默半晌,終于搖頭。

    “二十三億!”

    “我說過,就算二十五億,我也不會賣!”

    “二十六億呢!”

    “許宏,你欺人太甚,我陸遠從來都不是見錢眼開的人!”

    “是嘛?”許宏注意到陸遠的腳步,隨后瞇起了眼睛“你現在離開,你什么都得不到,“遠程”雖然是一塊招牌,但是沒有他們,你什么都不是……你現在留下,你還能得到一筆豐厚的錢……甚至,我還可以考慮和你合作。”

    “我需要時間考慮。”陸遠終歸是搖搖頭。

    “好,我等你答復!”

    陸遠的一舉一動都在許宏的眼里。

    許宏笑了。

    笑得異常地自信。

    仿佛……

    掌控了一切一般。

    ………………………………

    衛生間里。

    魏胖子摸了摸臉。

    特么!

    阿遠這家伙,打得是真的痛……

    不過……

    效果似乎……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